收藏本站
观看历史记录

【玉珍的故事】(儿子的彩盒)

发布日期:文章内详  来源:小说采集  阅读:加载中

--

               玉珍的故事

  午后的咖啡小铺里,客人不多。零零星星的散坐在中庭的玻璃屋里,走道和四周的边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绿意盎然的盆栽。由屋外穿过棷树透射下来的阳光,充满了恬适的气氛。

  鱼池边的小桌上,两个美艳娇媚的女人轻轻的谈笑着。银玲般的娇笑声,不时的引来其他男客好奇的眼光……

  一身匀称的羊毛衫搭配着米白色、棉质的过膝长裙,长发飘逸的美人,带着文静甜美的笑容,美丽的钢琴演奏家马玉珍,和她的密友郑翠芝正在愉快地聊着天。相较于素静灵秀的马玉珍,郑翠芝始终给人有种冷艳的感觉,雪白的真丝衬衫外面,套着一件裁剪细致的深灰背心。同样颜色的及膝窄裙紧紧的贴在她动人的腰臀上,释放着现代女性诱人的身段和窕窈的曲线美。俐落的短发和脸上冷傲的气质,使她像个冰山美人似的不可侵犯……

  「玉珍!妳这是来真的?还是说说而已?……」翠芝她淡淡地说着,边看着自己手指上的红艳丹蔻。

  「……!」平时大方可人的玉珍,现在却是扭扭捏捏的红着脸,在无所不谈的闺中好友前,吱吱唔唔的说不出话来。

  冷艳的翠芝脸上有了淘气的神情。谈笑中,她忽然暧昧的看了玉珍一眼,然后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了一些话。

  玉珍突然地整个脸红透了耳跟,害羞地看着翠芝提在手上的公事包……
  翠芝一边向着玉珍轻声的说着话,一边从她手上的公事包中抽出一份印着类似成人周刊小广告的文件,那上面条列着几则徵求『一夜情』的短文和图片。
  玉珍在这几年的守寡孀居生活中,除了平时上台演奏的日子和教导儿子外,个人的生活却是过得相当平淡,虽然近年来内心的情焰欲火日益奔腾难耐,在多少个寂寞的夜晚里,让人格外地空虚不已、春闺黯然……

  但此时她面对桌上的广告却是呐然张口、脸红心跳,这成熟妩媚的古典女钢琴师,并不知道要如何地玩起这现代的约会游戏……

  浮现在玉珍脑海中的画面,是绮丽浪漫、花香醉人的房间。是温柔迷人的男子、强健的肌肉、阳刚的体魄和孤独的阴茎,有着俊美的面容……

  纸张上的一则短文吸引着她:

    『帅气的16岁少年,响往在浪漫的夜里,与成熟的女人相约在丽  池,在满是烛光、玫瑰花的餐桌前,我们将愉快地用餐和共享一瓶甘美  的好酒,并一起谈论着我们的兴趣和喜悦……』

  当玉珍指着那条广告给翠芝看时,翠芝呀然的发出夸张的娇呼!

  「玉珍,妳的年纪大到可以当这个人的妈妈了!……」翠芝在旁边打趣的说着,然后用她深红色的指甲触弄在那个数字『16』上面。

  「唉!……翠芝,妳真是讨人厌!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拿给妳看,并不是我喜欢他,而是因为我儿子也是这个年纪!」

  「他老是跟我说他喜欢成熟的女人!」玉珍皱着眉头说。

  翠芝在听到这句话时,脸上露出了相当古怪且不自然的表情,但玉珍并没有注意到她。

  「玉珍!大致上一个16岁的男孩还是不成熟的,也或者是他还在幻想着有一个亲爱的妈咪吧!」

  「妳为什么不让我介绍我表哥瑞文给妳呢?」翠芝故意岔开话题。

  玉珍想起瑞文,一个显得有些老气和古板的中年人,他是翠芝的远亲。
  「瑞文!……噢!……不!多谢了!……」

  「……」

  玉珍又看了一下广告后,便从皮包里拿出她的小电脑,把它打开来。

  「翠芝!我就先试试他好了!第一次做这种事,心里老是怪怪的!……」
  「第一次出来玩就挑个小男孩?!噢!王珍,我看妳不止是『饿坏了』,还变态的很咧!……哇!中年女色魔悲惨蹂躏清纯小男孩!……」

  翠芝夸张的取笑着眼前的好友,但心中却也为玉珍和自己的人生际遇感到难过……

  「讨厌!人家不理妳了啦!……」

  玉珍仔细的在自己的小电脑里回了个短文,并附加了一张脖子以下的近身照片给小男孩,那是一张穿着大胆曝露的礼服、并且有着完美身体曲线的照片。
  玉珍没有留下名字,便将Mail传了出去。本来她想传张全裸的照片来作弄小男孩一下,但因害怕照片会在网上四处留流传而作罢!

  玉珍相信,光是那张照片,就可以让小男孩清楚的知道她傲人的身材。
  两天后,玉珍在电子信箱中收到了一封Mail,小男孩约她下星期二在丽池见面:

    『我美丽的女神啊!我将为妳献上一个浪漫的夜和甘淳的美酒,不  见不散!』

  玉珍紧张得立刻打电话给翠芝:「喂!我收到回信了!他约我星期二见面,陪我一起到丽池好不好?」

  「我才不去咧!我看妳这小骚货啊,想男人快想疯了!」翠芝笑着说。
  「妳连电话都没和他交谈过?!天啊!妳是真的疯了!」翠芝还在笑着。
  「翠芝妳好讨厌喔!……都是妳啦!拐骗人家。说人家需要男人的是妳,说『想喝牛奶也不必养条牛』的也是妳,现在真的来了,妳还在笑人家!」

  「喂!翠芝妳听我说嘛!……我和对方是约在公众场所里见面,而且我会先在远处看看情况,假如不太妥当或是我不喜欢他,我会立刻离开那里,反正他又不知道我是谁对吧!」

  「不要再笑了啦!……妳到底去不去嘛?」玉珍娇嗔的说。

  翠芝陪着玉珍来到丽池门口,让她下车后,便匆匆的赶回军部去开会。
  「小美人,快到里面去吧!妳今晚很漂亮的,好好享受它吧!」翠芝说完了后,向玉珍招了几下手,便开车子走了。

  玉珍今晚穿着一袭白色紧身低胸的露背晚礼服,两条细细的肩带交叉在她圆润雪白的肩上,裸露的美背沿着动人的曲线和纤细的腰身,然后是被弹性布料紧紧包着的丰满臀部。网纹蕾丝的丝袜,让玉珍原本就修长的玉腿,在冶艳的短裙下,更是诱人无比。

  玉珍移动着她那双白色细跟的高跟鞋,腰肢款摆的走入丽池。成熟美丽的女钢琴师,丰满的乳房在低胸的礼服上形成深深的乳沟,盘起的长发、油亮光滑的红唇,戴上薄纱袖套的签签玉手上,挂着银亮的小皮包,玉珍对她的美艳,是有信心的。

  餐厅里有相当多的人,玉珍挑了一个比较不显眼的桌子,坐了几分钟……然后她看到和男孩约会的那张餐桌上,摆了一个银色的冰桶和一瓶酒,一个男孩背对着她坐在那里。

  玉珍突然地感到想当的紧张和不安,并不是因为她今天第一次玩起这情欲的约会游戏。而是因为她觉得这个男孩壮硕的背影和他短而浓密的头发,她太熟悉了。他……他是!……

  玉珍知道他是林丰,他是自己的儿子林丰。

  当玉珍讶然的走向餐桌时,林丰也刚好转过身来,看见美艳动人的妈妈出现在这里……玉珍惊讶的和儿子的眼睛对望着,脑中是一片空白的……

  这时候服务生已经走过来为玉珍拉开餐椅,玉珍坐下来后,茫然不语……在服务生把酒给林丰看了看后,便打开它并倒入玉珍的高脚杯中,玉珍心不在焉的端起它来喝了几口……

  林丰兴奋的看着妈妈印在杯上的红唇印,胯下的阳具怒挺了起来。林丰幻想着,今夜在自己的公寓里,他将完全地占有自己的妈妈,两年来想一亲芳泽的梦想,就要在今晚实现了……

  林丰事先在玉珍的高脚杯杯口上涂上一圈极烈的春药,那是对人体无害的透明液体,会让女性在一个小时内,慢慢的升高性欲,大约在九十分钟后,药力才开始全部发挥,会让女性即使在狂烈的交合后的两三天里,仍然有着须要男人的高昂性欲。它是由军部基于某种理由开发出来的一级管制品,被林丰无意间的获得。林丰已经用相同的手法来搞过好几个成熟冶艳的美女,其中有些女人也因此成了他的情妇和性玩物。

  玉珍喝了酒后,沈淀了一下情绪,她觉得做为一个男孩的母亲,她不能让儿子看出她正在为此事不知所措。

  「妈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林丰打破沈默的说。

  「林丰!我想,是你邀请我来的喔!」玉珍故作镇定的对着儿子妩媚的微笑着。

  林丰尴尬的搔首笑着,呐然的说不清话来,这让玉珍产生他还是个大孩子的错觉!

  「妈妈!……」林丰把餐椅移近玉珍,紧靠着她并坐在一起,闻着妈妈身上的香味,并且向她说明着。

  随着林丰东拉西扯的说着,玉珍觉得她的身体慢慢的火热了起来,情欲的激流,在她紧窄的裙内奔驰着。虽然玉珍的头有些晕眩,但她清楚的知道,在自己俊硕的儿子前面,她高涨的欲火已经使得阴户里的淫水大量的溢出,潮湿的蜜唇早就已经将内裤弄溼了。

  (啊!……身体变得好热啊!……想要……好想要男人啊!……)

  (啊!……溼透了……林丰啊!妈妈的花园全湿了!……好想要!……)
  玉珍明亮的眼晴开始变得溼润、火热的红唇微微张着、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当玉珍再次端起酒杯,品嚐着沁凉甘淳的美酒时,内心饥渴的欲念淫火却是更加的高炽澎湃。

  春情荡漾、脸红心跳的妈妈,看在林丰的眼里,好想立刻就把她抱起来奸个痛快,他心想,该差不多了吧!可以好好的来享用妈妈这块美肉了……

  在来丽池之前,玉珍就幻想着今夜能和一个俊美的男孩共渡浪漫的夜脕,在情人温柔的爱抚下,发泄多年来欲求不满的滔滔情焰。欲火中烧的玉珍,渐渐的把在心目中幻想的年轻情夫和眼前壮硕的儿子重叠在一起,渴望着他来抚慰着自己寂寞的心灵和难耐的肉体……

  「我从不知道你是这样的喜欢成熟的女人!……」玉珍轻声的娇嗔着,却没有丝毫责怪儿子的意思。

  「不过,我想还是要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你这个坏小子!……」玉珍用杯子轻轻的碰了一下林丰的头,脸上露出了妩媚迷人的笑容。

  「妈妈!妳是一个很美的女人。」林丰把脸贴近玉珍粉嫩的耳边说着:「美丽、成熟、温柔又性感……」

  玉珍对儿子这样露骨的赞美自己,感到非常的窝心和迷乱。

  林丰对玉珍所说的话,已经不是一个家庭中,正常母子间的对白。

  这时的林丰已经从餐桌下伸出了他的手进入玉珍的短裙里,隔着丝袜抚摸着妈妈白细而嫩滑的大腿。玉珍只是像徵性的挣扎了一下,但她却没有推开儿子的手。受到鼓舞的林丰更加无所顾忌地在妈妈的裙内挑逗着她。

  然后当林丰他温柔地用另一只手抓着玉珍的手放在他的胯下时,玉珍惊讶地发现儿子的双腿间竟然是如此的焰热和巨大。

  「只要看到妈妈妳穿的那件紧窄性感的低胸小礼服,我这里就硬起来了!」林丰对玉珍如此的耳语。

  「嗯!……啊!……」玉珍从微张的红唇里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我想和妈妈激烈地做一次爱!……妈妈!……给我吧!……」林丰在她裙内的手指不断地挑弄着玉珍潮湿的淫浪牡户。

  「啊!……啊!……林丰啊!……」玉珍忍不住的又再火热地呻吟着。
  (我承认我也是想要啊!……林丰!……妈妈也想要你啊!……我迷人的儿子……)

  在强烈的春药控制下,玉珍早已迷失在淫靡的地狱中了,心中虽然是这样说着,但这时在餐厅中有着许多的人,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来的。

  儿子坚硬的阴茎在玉珍的手里抽动着,玉珍的浪穴也跟着迅速地湿润着……
  (儿子啊!……妈妈想要你狠狠的肏干我淫荡的小穴啊!……)玉珍在心里呐喊着。

  「我知道它是错的。妈妈!……但我是如此迫切的想要得到妳!」林丰说:「两年来,我一直都想要占有妳美丽成熟的肉体。妈妈,给我吧!……」

  林丰的手包覆着玉珍的手指,使她隔着林丰的裤子紧紧的握住儿子怒涨傲立的男根。

  玉珍是吃惊地感受到林丰的阳具又更加地粗壮和坚硬了,她从来不知道儿子的阴茎是如此地粗长和炽热。

  林丰的手指正在她溼润的三角裤上触弄着玉珍的淫穴,使她感到两腿间的秘穴像是被虫咬般的骚痒了起来,玉珍她渴望得到一个更充实的感觉。

  (啊!……我是个淫荡妈妈!……好想要儿子的大鸡巴!……林丰啊!快干妈妈吧!……快奸死妈妈这只淫贱的小雌马吧!……啊!……)

  「和我回家吧!妈妈。」林丰轻咬着玉珍的耳朵说。

  「嗯!……」玉珍在心里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她淫荡火热的女体却是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

  玉珍无力地把头倚靠在儿子壮硕的肩膀上,和他一同走出丽池……她知道以后将会发生什么事,但她却不愿意去想,现在的她只希望儿子林丰粗长坚硬的肉棒能整夜狂浪地干弄着她骚痒淫荡的小穴……

  从丽池到林丰的公寓,一路上除了从车窗外快速掠过的路灯外,玉珍对沿途的街景没有任何的印象,她只知道这条路,绝对不是往家里走的路。

  在车里,林丰把裤裆的拉链拉下了来,像是婴儿手臂般大粗黑的肉棒,直挺挺的以傲人的角度矗立在玉珍面前,鸡蛋般大小的龟头发出油亮的光泽,它正向着浑身发热、娇喘嘘嘘的淫美母亲,一挺一挺的摆动着。春心已动、双眼溼润、樱唇微开的玉珍,在儿子的牵引下,把双手放在林丰坚硬、悸动的阴茎上慢慢套弄着……

  「妈妈!……再紧一点……噢!……爽……快!再快些!……」

  驾驶座上的林丰,舒爽的挺动腰身,配合着玉珍的套动。他伸出手有力的把妈妈的头压在自己兴奋的鸡巴上,然后插入玉珍红艳的嘴里。妈妈的红唇紧紧的含弄吸吮着他的大鸡巴,先是用她的舌头有韵律的舔着龟头,再用她丰润的双唇上下地吸含着林丰的大肉棒,巨大的龟头顶弄在她的喉咙深处,使玉珍的呼吸急促地喘息着……

  「啾!……嗤!……啾!……嗤!……」车内所发出的淫靡声音,和妈妈那种骚荡淫媚的神情,让年轻的儿子更是爽快得连连举枪、用力的插弄着……
  林丰剥下玉珍她礼服上细细的肩带,把手伸入玉珍的胸前,抚摸着妈妈那对曲线完美的肉球。嫩滑的触感和凸起的乳头,使年青的野兽不断地留恋把玩着。
  「妈妈!……好爽啊!……爽死我了!……儿子的大鸡巴……让妈妈妳舔得好爽吧!……干!……等一下看我怎么奸死妳这个淫妇!……干!……」

  汽车飞快的奔驰着。林丰兴奋的抽插着玉珍的小嘴,享受着美艳妈妈的绝顶口交。他忍不住的爱抚着妈妈丰腴成熟的胴体,从裸露雪白的背部,摸向被短裙紧紧包住的圆臀,然后伸过玉珍的腋下用力的搓弄着她裸露在低胸礼服外的两只饱满坚挺的乳房……

  玉珍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如何地来到林丰的公寓,心里充满欲望火焰的母亲,没有意识到为何才十六岁的林丰,在外面会有间这样漂亮的套房……她只是站在那里,微微地向上翘着艳红性感嘴唇,以慵懒的媚态挑逗着自己的儿子。

  轻柔浪漫的音乐飘荡着,玉珍款摆柳腰地舞动着。年轻的儿子半躺在沙发上用手托着下巴,视奸着妈妈诱人的胴体。平时端庄自持的女钢琴师,在春药的淫惑下,寂寞空虚的芳心已经在等待着眼前年轻的情人,纵使他是自己的儿子……
  林丰上前搂住了妈妈的细腰,在音乐中和玉珍共舞着,双手环绕在妈妈的腰上,紧紧的将怀中的女体搂贴在自己的身上,在妈妈背后的手掌,隔着衣服时轻时重的拍打抚捏着她丰满结实的屁股。林丰不时地用他裤裆里坚硬的肉棒,一挺一弄地磨擦着玉珍她燃烧的淫穴。

  「嗯!……啊!……啊!……热啊!……」玉珍媚眼如丝的在林丰的耳边呻吟着!她的双手正紧紧的圈在林丰的脖子上,不断地亲吻着年轻的儿子。

  尽管林丰他是如此强烈的想要占有玉珍丰满诱人的肉体,但林丰并不冲动,他想要慢慢的享用玉珍这成熟艳美的肉感胴体。轻轻的滑向她性感的臀部,窄裙下的丰满肉丘被用力的手指抓弄抚玩着……

  在音乐结束时,林丰热吻着她的母亲。年轻的儿子正啄食着妈妈的红唇,他的舌头滑进了玉珍的嘴里挑弄着她,他爱抚着女体的手,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拉开拉链,然后将手滑进她的窄裙里,抚揉着玉珍她汗溼炽热的美肉……

  玉珍被儿子推倒在沙发上,她让年轻的男孩从她的短裙里拉下那件湿透的三角裤。林丰跪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双手由妈妈的裙里脱下那件白色的蕾丝内裤,华丽高叉的雕花款式。在林丰的手里,缩成小小的一团,他把它塞在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撩起玉珍的窄裙,把头埋进妈妈的两腿间亲吻着。

  「噢!……好痒啊!……好坏的男孩……弄得妈妈痒死了……嘻!……」
  儿子的嘴唇,在母亲淫靡的肉穴上吸舔着。玉珍把她两条美白修长的玉腿,搁在儿子强健的肩膀上,林丰用双手剥开她粉红溼亮的阴唇,不断的轻咬着妈妈敏感的肉豆,溢出的淫水大量的沾在林丰的脸上,然后跟着也滴流在沙发上……
  「啊!……好痒……好难受……林丰……你舔得妈妈好晕呀!……」

  「妈妈好想男人啊!……坏儿子……妈妈想要你……大鸡巴儿子!……」
  「啊!……浪死我了!……啊!……林丰啊!……妈妈爱死你了……」
  林丰温柔地吸吮着妈妈的秘唇,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他扯开肩上的美腿,让它们紧紧地盘在自己的腰上,赤裸着上身的林丰,双手紧抱着玉珍扭动的腰。

  眼如丝的玉珍,着迷地注视着儿子强健、阳刚的肉体,她的眼中只有他--林丰他是如此地俊美!宽阔的双肩,厚实的胸肌和结实的臀部。而胯下那根傲人直立的阳具更是玉珍所热切渴望的宝贝。

  (好大的宝贝!……)玉珍在心里惊叹着,她恐惧地看着它,害怕着自己娇嫩的牡户不能完全地让它插入。但她仍然是狂烈地想要它!

  「啊!……妈妈想要坏儿子的大鸡巴!……」玉珍腆腼地在林丰的耳边说。
  林丰笑了……

  他吻遍了玉珍的脸脥和乳房,他湿润的舌头有技巧地舔着玉珍敏感的乳头。玉珍空虚地抓住林丰的头,颤抖着将签细的手指插在儿子的乱发中,狂乱又激烈地的扭摆着她的细腰,兴奋地期待着儿子的恩宠。

  「它们是完美的!妈妈!」他耳语着,他温暖的呼吸轻吹着玉珍的乳房。
  「喔!……林丰!……妈妈要你插!……插进来!……想要大鸡巴!……」
  「妈妈好淫荡喔!竟然想要英俊儿子的大肉棒!……」

  林丰一边用食指和中指钳夹着玉珍粉嫩挺起的乳头,然后用姆指捻按逗弄着它,一边让下体粗大的阳物紧抵着玉珍多汁的蜜唇旋磨着。

  「亲儿子!……给我吧!……亲汉子……好老公!……求求你!……磨死妹妹了!……想插啊!……我的亲亲小丈夫!……快搞死妹妹吧!……」

  「妈妈以后要做我的女人喔!……我每天都要操妳这个小骚货!……干!我来了……浪妹妹,妳等着挨插吧!……」

  「亲儿子!……妈妈是你的人了……以后你要怎么搞我、奸我都可以!……快!快奸死我吧!……啊!~~啊!~~~~~」

  比死去丈夫更粗大的肉棒,刺进了玉珍守寡多年的美艳胴体,期待已久的大鸡巴,充实有力地顶进她紧窄又多汁的蜜洞里,紧紧包夹着火热男根的淫唇,阵阵的颤动抽搐着!

  (啊!……终于插进来了!……)玉珍紧搂着儿子的脖子。

  年轻的儿子正在奋力的抽插奸干着母亲的小淫穴,玉珍她媚眼微闭、樱唇微张,一副陶醉的模样。使他更用力地往前挺动整根大鸡巴,顺着淫水狠狠地奸插着她那溼润的肉洞。

  林丰的大龟头在她的穴里旋揉着,玉珍的全身上下有如千万只蚂蚁搔爬着一般,她直浪扭着娇躯,欲火燃烧着她的四肢百骸,又痒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由自主地娇喘呻吟着:

  「哦!插死我了!……狠狠的干死妈妈吧!……林丰……妈妈是你淫荡的小母狗!……顶……顶到花心了!……哇!……又顶到了!……奸死我了!……」
  林丰将玉珍她的一双美腿拉到自己肩上,加快抽送地猛搞着妈妈的花心。玉珍被插得浑身酥麻地双手抓紧了沙发,白嫩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摆向上地配合着林丰。

  「嗯!……要死啦!……啊!……妈妈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妈妈以前白活了!……我的好男人……啊!……啊!……顶死浪妹妹了!……」

  林丰边用力抽出插入,边旋转着臀部,使得大龟头在小穴里频频研磨着花心的嫩肉,再用力一挺,再挺着整根大鸡巴,对准玉珍的小穴肉缝齐根而入。年轻的野兽欲焰高炽地大起大落的狠干着妈妈,狂插猛抽的男根次次入肉。被男人搞得狂浪不已的玉珍也嘺喘吁吁、汗水淋淋地用双手双脚像八爪章鱼似的紧紧地缠住儿子的身体。

  「啊!……不行了!……妈妈真的不行了!……啊!……酸死我了……」
  「哦!……又顶到花心了!……林丰……你弄死浪妹妹了!……好硬……的大鸡巴哥哥!……奸死妈妈了!……」

  「啊!……要出来了!……要……啊!~~~~~~泄出来了!……」
  林丰粗长硕大的鸡巴,干得她如登仙境般地欲仙欲死!玉珍突然地背脊一阵酸麻,臀部猛地连连数挺,然后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咬住儿子的肩膀,用来发泄她心中的喜悦和快感。

  被追赶到性爱高峰的美丽寡妇,臣服在儿子的大鸡巴下了。

  性高潮后,玉珍满足地昏睡在沙发上,林丰让高潮后的妈妈静静躺着,在柔和的灯光下,他凝视着玉珍那美丽的胴体。性高潮后的美人、泌汗泛红的凄美女体,衣衫不整、半裸地躺在沙发上。秀美的脸上发鬓散乱,性交后的淫液汨汨地溢流在沙发上。

  还没射精的林丰,贪婪地看着玉珍被他蹂躏过的女体,两腿间血脉贲张、布满青筋的紫红肉棒,仍然在一跳一挺地直立着。

  男人赤裸地走进厨房,端出了一甜品和饮料,把它们放在房间里面后又走了出来……

  (妈妈真是没用!这么快就玩完了!……我今天要操妳一整夜咧!……)林丰淫笑地想着。

  在剥光了玉珍的衣衫后,林丰把她抱进房间里的大水床上。林丰跨骑在玉珍俯卧的大腿上,双手在玉珍丰腴性感的屁股上抚摸着弹性十足的肉丘。沾满了鲜奶油的手掌,在妈妈白皙的背上和高翘的玉臀间涂抹着,沿着完美的女体曲线,林丰把冰凉香甜的鲜奶油,均匀地抹在玉珍的身上。

  「林……林丰!……你又在干什么?……啊!……不要!……」

  玉珍被身上冰凉的奶油弄醒。发现自己趴睡在一张大床上,儿子正骑在自己的大腿上,爱抚着自己的屁股。

  儿子用双手捧住妈妈的大白屁股,把嘴放在她浑圆的肉丘舔弄着,他啄食着妈妈身上的奶油一口一口地品嚐着玉珍成熟女性的妩媚及幽香。林丰每一次的细舔亲吻,都让玉珍呼吸急促地浑身起了个冷颤,酥麻麻的快感从她的双腿间油然而生,尚未消退的药性使得玉珍的爱液越流越多,让林丰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妈妈兴奋的程度。

  (又……又想要了!……林丰……妈妈不能没有你呀!……)

  玉珍她只觉浑身骨酥体软,舒服得淫水如泄洪般流出,在过度的兴奋和冲动下,她媚眼紧闭、通体难耐地香汗淋淋……

  林丰把整个壮硕的身体压在玉珍的背上。双手由床褥间插入,让玉珍那对圆润傲立的乳房紧紧地压在他手掌上,美妙的触感,完美地握持着它们。翘立的肉棍在妈妈弹力的肉丘上顶着,剌激着玉珍的性欲。

  「嘻!……好痒喔!……林丰……你舔得妈妈好痒喔!……嘻!嘻!……」
  「不要啦!……坏小孩又要欺负妈妈了!……好坏喔!……啊!……你又咬我了!」

  「噢!……别再捏啦……妈妈的乳房被你压扁啦……真个是坏小孩!……」
  林丰狂野地啜食吻舔着玉珍的肉体,由耳后到颈肩背臀一寸一寸地细细把玩着。然后他从床边站了起来,抱着玉珍的细腰,把发荡的玉珍搂了过来,形成母狗般趴跪在床上的姿势。

  「啊!……这个姿势好羞人喔!……林丰!不要啦!……羞死人了!……」
  玉珍脸上晕红未退,这时害羞地发起嗲来更是娇媚嫣红,艳丽无比。

  母亲湿淋淋的牡户被儿子的手指剌入,林丰站着挖弄玉珍颤动的阴核,从后面清楚的看见女体顺着臀沟往下,一条粉嫩溼润的细缝,旁边杂着许多细细的阴毛。男人用手指在窒内顶弄着,追求肉欲的浪荡女人努力地挺着、扭着、摇着、筛着她的大屁股,骚媚地浪叫着。

  「啪!……啪!……」陶醉在乱伦快感中的林丰,被妈妈淫荡的娇呼给剌激着。他兴奋地拍打着玉珍高翘的屁股,美白的肉丘淫秽地印着男人的掌印。
  「啊!痛呀!……别再欺负妈妈了!……妈妈要大鸡巴插……啊!~~~」
  林丰配合着她大屁股上挺的动作,用大龟头撑开妈妈的淫唇,把大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玉珍淫靡的叫床声,让年轻的儿子爽快得加大了力气用大鸡巴狠肏着她的小穴,这时妈妈的全身像烈火烧着一般,不停地颤抖着……

  「……我要它!……儿子……我要你……狠狠地干你的浪妹妹!……」
  「……干你母亲发骚的小穴!……啊……好充实!……我的淫汉子!……」
  「……插死我了!……又……又顶到了!……好爽!……啊!……」

  「儿子啊!妈妈是你的小母马……你……比你爸爸强太多了……啊……」
  林丰在玉珍的身上尽情作乐,任意享受,大鸡巴激烈地插、疯狂地干,爽得她死去活来,匆促的喘息声丝丝作响,湿霪霪的香汗流满全身,她子宫口的花心像小舌头般舔舐着林丰的大龟头吸吮着。

  『啪!啪!啪!』林丰的小腹撞击着妈妈肉感的大肥臀,在房里充满着狂烈的交欢声音,儿子的两只魔手穿过玉珍的腋下,伸到她的胸口,抓着她那两颗美白的大乳房不停地捏揉着……

  「好儿子!……妈妈爱死你了!……顶得我好爽!……浪妹妹从来没这么爽过!……」

  「啊!……好硬!……啊!……好哥哥!……妹妹跟定你了!……」

  「……啊!……啊!……贼汉子……顶死妈妈了!……」

  「啊!……你……伸进妈妈的菊蕊啦!……啊!……林丰!……你……不要啊!……」

  沾着奶油的手指,从玉珍小巧的菊穴剌入,林丰一边猛力地插干着玉珍那久旷多时的小肉穴,一边有节奏地用手指在妈妈的菊穴里抽插着。不曾经历过这种又痒又痛的性交方式,玉珍只觉得整个人天旋地转似地软趴在床上,她的整个脸贴在床褥上,而丰满结实的大屁股却被林丰高高地撑干着。

  「啊!……不行了!……妈妈死定了!……啊!……头好晕!……」

  「不行了!……又来了!……啊!……林丰……妈妈又要泄给你了!……」
  高潮里的玉珍无力地扭动着她的身体,汨汨的阴精激烈地泄了出来。而在她身后的林丰却巧妙地在左手上抓了一把奶油,边抽边干地在男根上涂了厚厚的一层……

  「妈妈!我要妳的处女!……」

  在玉珍尚未意会过来时,林丰已从她不停颤动的肉穴里拔出男根,粗大坚挺硬烫的鸡巴整根地插进玉珍小巧的菊穴里。一挺再顶,林丰粗暴地将他硕大的阳物,残忍地干进妈妈未被人开发的菊蕊里……

  「不要啊!……痛啊!~~~~~~」剧烈的疼痛,使得高潮后的玉珍晕倒在床上。

  「嘿!……嘿!……妈妈的后庭可真紧啊!……」

  林丰亢奋挺硬的大鸡巴被后庭的刮约肌紧紧地包夹着,在奶油的润滑下,年轻的儿子疯狂地享用妈妈的菊穴,几百下的狂抽猛送后,林丰的精液不断地射入玉珍的后庭里……

  「干!……真爽!……现在才十点半喔!……先休息一下再来几炮!……」
  年轻的儿子从玉珍的菊穴里拔出变软了的鸡巴,白色的精液伴着红红的血丝从玉珍的后庭流出,显露着妖美的景像。

  林丰满意地看着它,『啪!』清脆的响声,是林丰亢奋激动地打在妈妈的肉丘上。

  「操!……妈妈这淫荡的屁股还真美啊!……」

                (完)


警告:色色社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人群请勿浏览,否则后果自负!

[色色社 色色撸 色涩涩 色色社五月 撸撸色 俺去色 夜必撸 色色小姐 色久久 涩色色 色色社-影视 ]

郑重声明:本站遵守美利坚合众国各项产权法律,法规!请自觉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18岁未成年人请勿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制定了保护原创者的合法权益措施,当版权原创者发现本站内容侵犯其合法权益时,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移除侵权内容,谢谢!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版权所有 © 2013-2016[广告合作:yiyi8097@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