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观看历史记录

【当秘书的日子】【完】

发布日期:文章内详  来源:小说采集  阅读:加载中

--

  不知是谁,将我的大头传到了男浴室外去了。我从上班起开始在单位洗澡,没多久就发现春光外传!我是头大,上下两头都是庞然大物!没办法,爹给的。

  上头大聪明,下头大麻烦。

  这不,才上班两个星期,我们的领导李书记就要我出差,说是她带着重要档去东京,让我护送。李书记35岁左右,我第一次见她就是在上班第一天。李书记和钱厂长一起来欢迎我们。她很瘦,骨瘦如柴。个子比我还高,大概一米七五都过了。奶子在衬衣里翘翘地。面带桃花,很兴奋的样子。

  李书记对我们说:“年轻就是优势,要化优势为胜势必须投入百分之百的努力。我欢迎有潜力的年轻人向老一辈发出挑战。”一席话说得我血脉愤胀,豪气冲天。这个女人不简单!

  后来有老职工告诉我她是王处长的前任秘书兼现任姘头。王处长快退休的人了还性致勃勃真是不要老命了!现在两家都在闹离婚。王处长害怕丈人(前任局长),基本被老婆严控起来。

  看来是李书记没了退路,只有外出散散心。可她却要命想起了我,哪个鬼孙子泄了密。我的大头要接受领导的考验了。挑战老处长,我还是个处男!

  兄弟们告诉我:“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大头大头下雨不愁!”

  上路吧。

  飞机上二小时平安无事,到了东京天色尚早,李书记要去逛逛。我俩走着走着就到了新宿。李书记问我:“小马,我们出来是有纪律的,千条万条归一条,是什么?”

  我脑子也不用动:“服从您的领导。”

  她笑眯眯地望着我:“是个机灵孩子。有女朋友了吗?”

  “我说,先事业上站稳脚跟。”

  我们拐进一家酒店,她点着头说:“好好,年轻时候不,什么时候?”

  领导就是领导,出言不凡。

  晚上,她叫我过去打牌聊天。这只老逼该是有一阵子没人过,不好对付。

  她穿着睡裙为我开门,丝质睡裙里清晰可见三点式蕾丝内衣。

  “李书记,……”

  “小马,进来,快进来!又不会吃了你。”

  房间里有股清香。怎么办?我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完成任务。我们打牌。她坐在圈椅里,把右腿盘在屁股下。睡衣的一角显然故意被撂开了。她的大腿保养的真好,皮肤是暗红色的,细腻光洁,肌肉紧绷。

  她注意到我的眼神,就问我:“小马,没见过女人的身体吗?”

  “我……”

  “只见过的身体是吗?”

  “不,我有过一个女朋友,我们过那事。现在她在美国。”我想我一定要装作是个老手。

  “哼哼哼哼……”她侧着头笑弯了腰,长头发披下来遮住了大半个脸。眼睛从头发间瞄出,柔柔地问:“她漂亮吗?”

  “就是个孩子,没什么味道。”我被自己的老练给吓了一跳,“李书记,你才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神。”其实我注意到了她眼角的皱纹。

  “这张牌你出错了!”

  我吓一跳。是出错了一张牌。

  “可是,你说话真有水平!”

  我只有对她看着的份了。她突然皱着眉头说:“哎吆!”

  “怎么啦?”我知道冲锋号响了,的一点没有新意。

  “我的腿麻掉了!”她一脸的痛苦样子,无助地望着我。骚逼,就这样子还谈什么精神文明建设。连一点创新精神都没有。“看我的。”我拿出一副老手的样子,“我学过推拿。”

  她侧转身子让我为她推拿。松松的奶罩根本遮不住她的一对大奶子。肩膀以下骨感与肉感出奇地协调。我故意专注地盯着她的奶子看。她看着我的眼睛,一点不露羞涩。我的手一点点向下,现在开始揉她的臀部——极富弹性的臀部。“李书记,怎么样?”

  “太好了,好孩子,你真是个好小夥子。”

  她又一侧身,把我的手坐在了下面!我就势进入她的三角裤内,一把揉到了她的肥肉上。她“嘶”地一声全身一紧。“对不起,李书记,我不是故意的。”我故意要把手抽出来。她一把拽住我的手:“你坏你坏,啊哦——,你忘记了出国的纪律?”

  “服从您的领导。”

  “是的,现在我领导你进去好吗?”

  “年轻就是优势,要化优势为胜势必须投入百分之百的努力。”我重复了一遍她给我们的入厂训词。

  “哼哼哼哼——,想不到你对我的话有这样好的领悟。你真是个好小夥子。”她的眼睛湿湿的雾雾的浓浓的甜甜的,“我欢迎有潜力的年轻人向老一辈发出挑战。”她说得那么轻,像处女一样娇滴滴。可她的双腿已经把我腰紧紧地裹住。她媚眼半开半闭的呻吟着,我的手开始抚摸她的大腿内侧和肥白的大屁股,再探手到她多毛的桃源洞,抚摸那浓密细长的阴毛,当手指再次访到洞洞处,已经湿了一大片了。李书记已经到了亢奋状态,我把她抱到床上放下,拨开她的两条粉腿,再分开茂密的阴毛,这才发现她那个春潮泛滥的桃源仙洞,粉红色而长满阴毛的肥厚大阴唇,而且阴毛一直延生到肛门四周都是,显而易见她真是个性欲又强、又淫、又荡的女人。顶上一粒比花生米还耍大的粉红色的阴蒂,这又是性欲旺盛、贪欢寻乐的象帧!两片小阴唇及阴道嫩肉呈嫣红色、艳丽而迷人。我用手指触摸那粒大阴蒂,再伸手指插入那湿润的阴户里面,轻轻的扣挖着,不时又揉捏那粒大阴蒂,来回的逗弄着。

  “你一点都不老,就像是邻居家的姐姐。你的美是无与伦比的,你是我心中完美的女神……”我罗哩啰嗦一大堆,手里一用劲,中指插进了她的逼逼。暖暖的,湿湿的,还在不停地扭动,伴着呜呜的哼哼声迎凑上来。我的另一只手扒开自己的裤子,大头长枪挺身而出。“哇——!!!!”李书记的脸上写满了惊喜,她一纵身抱住了我的肩骑在我身上,“是个好小夥子!”她下面如春潮涌动水满金山!我再也无法抗拒眼前这一个娇艳丰满诱人的侗体了,立刻张开两臂,将李书记抱住亲吻。我伸手揉着她的乳房,李书记的玉手也握着我那条坚挺高翘的大肉棒套弄起来。我们在她床上玩开了69式。我的舌头在她的骚逼四周一阵狂扫!

  “啊!”她像触电似的,张开了那对钩魂的俏眼望着我,心胸急促地起伏,娇喘呻吟,全身不停的抖动着。

  “啊!你弄得我难受死了!你真坏!”

  “李姐!还早得很啦!坏的还在后头呢?”说完之后,埋首在她的两腿中间,将嘴吻上她的肉洞口,舌尖不停的舐、吮、吸、咬她的大阴核以及大小阴唇和阴道的嫩肉。边撩弄边含糊的问道∶“姐姐!舒服不舒服呢?”“啊!你别这样,我受不了啊!哎呀!咬轻点,亲弟弟。我会被你整死的,我丢了呀!”她一股淫液直泄而出,我则全部舐食下肚。

  “啊!宝贝,别再舐了,姐难受死了!我里面好舒服,你跨上来吧!把你的大肉棒插进来吧!快来嘛!小心肝!”李书记欲火更炽,握弄阳具的玉手,不停一拉一拉的,催我赶快上马。那模样真是淫荡勾魂极了。

  我本身也是欲火如焚,急忙翻身压了下来,李书记急不可待的握着我的肉棒,对正自己的阴道口说道∶“小宝贝!快插下去。”

  当我用力往下一插,占领她的桥头堡那一刹时她又叫道∶“啊!痛死我了!”

  李书记粉脸变白,娇躯痉挛,极为狼狈的样子。我则感到好受极了,她虽是生过孩子的少妇,但毫无损及她阴道的美好,我感到一种紧凑感和温暖感,舒服透了。真想不到,她的阴道比我家的狗小丽的还要紧小得多。

  “很痛吗?”我关心地问道。

  李书记娇声哼道∶“你的实在太大了,我真受不了。”

  我逗着她说∶“既然你受不了,我就抽出来,不玩算了。”

  “不、不要!不要抽出来。”她双手双脚死死的搂着我。

  “李姐,我是逗着你玩的,你以为我当真舍得抽出来呀!”

  “啊!死相!你真坏,就会逗人家,欺负人家,我不依嘛!”她说着,撒娇似的不依,全身扭动起来,她这一扭动,插在小穴里的大鸡巴,就像一根燃烧的火一样,是又痛、又胀、又酥、又麻,又酸、又痛快。马太太全身扭动,由阴户里面的性神经,传遍全身四肢,那种舒服和快感劲,使她此生第一次才领受到了,她粉脸通红,淫声浪语的叫道∶“哎呀!你动吧!你插呀!”

  “玫姐,你不痛啦!”我怕她还痛。

  “别管我痛不痛,我现在就要你快动,我现在小穴里痒死了。”

  “好吧!”我听她这么说,也不管她还痛不痛,开始先来个轻抽慢插,静观她的反应,再拟大战之政策。

  “美死了,我被你插死了,你别那么慢吞吞的,插快一点,用力插重一点儿嘛!”李书记双腿乱伸、肥臀扭摆来配合着我的抽插。这淫荡的叫声和她脸上淫荡的表情,刺激得我暴发了原始的野性,再也无法温柔怜惜啦!开始用力抽插起来了。

  李书记紧紧搂着我,她媚眼如丝,香汗淋淋,娇喘吁吁!发梦一般的呻吟着、享受大肉棒给予她快感的刺激,使她感觉到浑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烧似的,全身四肢像在一节一节的融化,真是舒服透顶,她知道拼命抬高肥臀,使小肉洞与大阳具贴合得更密切,这样才会更舒服更畅美!

  “哎呀!我要丢了!”她被一阵阵兴奋的冲刺,和大龟头每次碰触到阴户里面最敏感的地方。不由放声大叫、淫水不停的狂流而出。

  这可能是她自嫁丈夫以来,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而不可言喻的。性爱中所赐给她的快感程度以及舒适感。她舒服得几乎要疯狂起来,花蕊猛颤,小腿乱踢,肥臀猛挺,娇躯在不断的痉挛、颤抖!气喘吁吁!嘴里歇斯底里的大叫∶“好宝贝,小心肝,哎呀我可让你给插死了,我要命的男人,你就插死我算了,我快受不了啦!”

  我是越抽越猛,越插越狠,他也是舒畅死了!真想不到,李书记不但美艳性感、肌白肤嫩,尤其那个多毛的小穴,生得肉肥紧小,阴壁肌肉夹吸阳具和花蕊吮吸大龟头之床功,比起大狗小丽来更胜一筹,我也乐得地不禁叫道∶“李姐,我被你夹得好舒服,好痛快,你就快用力多夹几下吧!”李书记被我猛抽狠插得淫水如泉,酥甜酸痒集满全身,真是好不销魂。

  “啊!心肝宝贝,你真厉害,你插得我都快耍崩溃了,浪水都快要流干了,你真是要我的命啦!小冤家呀,我又丢了!”

  我觉大龟头被一股热液,烫得舒服极了。心中暗暗思量,李书记的性欲真强,已经连泄三次身了,依然战志高昂,毫无点讨饶的迹像,必须换一个姿势和战略,才能击败于她。于是抽出大鸡巴,将她的娇躯转换过来,俯伏在床上,双手将她的肥白大屁股抬了起来,再握住大鸡巴从后面对准桃源洞,用力的插了下去!

  一面狠抽猛插,双手握着两颗弹性十足的大乳房,任情的玩弄揉捏着,不时伏下头来,去舐吻她的粉背柳腰和脊梁骨。

  李书记被我来这一套大动作的插弄,尤其粉背后面被舐吻得酥酥麻麻的。使她尝到另外一种从未受过的感受,情不自禁地又再度亢奋起来,而欲火就更热炽了。

  “哎呀!这一招真厉害,我又冲动亢奋起来了,你用力插吧;我里面好痒啊!”

  她边叫屁股猛往后顶,又扭又摇的,来迎和他的抽插。

  “哎呀宝贝,我快要死掉了,要死在你的大肉棒上了,你插吧!尽量用力,用力的插我吧!我的心肝宝贝肉棒,快、快一点,对了,就是这样。”

  她的阴壁肌肉又开始一夹一夹地夹着我的大龟头。我加快速度,连绞带抽地插了一百多下,一阵热流直冲龟头,李书记又丢了,淫水顺着大腿再下,流到床上湿了一大片。我也累得直喘大气,将大龟头顶到她的子宫深处不动,一面享受着她泄出热液的滋味,一面暂作休息,亦好再等下一回合作战的准备。我为了报答红颜知己!也为了使她能得到更高的性爱乐趣,使她死心塌地的迷上我,永久臣服在我的胯下。

  经过一阵休息后,我抽出大肉棒,将她的侗体、翻了过来,双手把她的小腿抬高,放在自己的双肩上面,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使她那肥突的阴户,显得更为突挺而出。然后手握大肉棒,对准桃源春洞口用力一挺,“滋”的响,尽根而入。

  “哎呀!我的呀!你插死我了。”我也不管她是叫爹还是叫娘,真是被插死了还是假的被插死了,只管狂抽狠插,连连不停的又插了一百多下,她又叫声震天了。

  “哎呀!我实在受不了啦!我全身都快要瘫痪了,真要死在你的大肉棒上了?”

  我双颊烧烫,狠狠抽插着,嘴里说道∶“快夹动你的小逼吧!我也快射了。”

  李书记一听,亦戚觉小逼里的大鸡巴,突地猛胀得更大,她是过来人,知道这是男人要射精的前兆,于是鼓起余勇,扭腰摇臀,收缩阴壁肌肉,一夹一放的夹着大阳具,花心也一张一合的吸吮着大龟头,自己一股淫液又直冲而出。烫得我的大龟头,一阵透心的酥麻直迫丹田,背脊一酸,龟头奇痒,忙把大龟头顶到她的子宫花蕊,一股滚烫的浓精,直喷而出,痛痛快快的射在她的阴道深处。

  “啊!宝贝,射死我了!”李书记被我那滚热的浓精一射,浑身不停的颤抖着,一股说不出来舒服劲,传遍全身的每一个神经细胞里,她大叫过瘾紧紧搂住我,张开薄薄的朱唇,银牙则紧紧咬住我的臂肉不放。

  “哎呀!”痛得我大叫一声,伏在她的侗体上面不动啦!

  两人俱已达到了性爱的高潮和顶点,魂飞魄渺,相拥相抱而梦游太虚,这场激烈的运动才总算结束了。

  “李姐”,我看着悠悠地苏醒过来的李书记,“我比王处长如何?”

  “让他去死!”

警告:色色社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人群请勿浏览,否则后果自负!

[色色社 色色撸 色涩涩 色色社五月 撸撸色 俺去色 夜必撸 色色小姐 色久久 涩色色 色色社-影视 ]

郑重声明:本站遵守美利坚合众国各项产权法律,法规!请自觉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18岁未成年人请勿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制定了保护原创者的合法权益措施,当版权原创者发现本站内容侵犯其合法权益时,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移除侵权内容,谢谢!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版权所有 © 2013-2016[广告合作:yiyi8097@gmail.com]